木小七

地狱人口不定时出来为祸人间
断断续续更文全凭灵光乍现
妄图和所有有意思的人做朋友

[医学cp]爱很简单(四)

完了毛毛真的要黑了
ooc不许打我好不好
诶嘿估计还有个几章才完结

        中国的庆功宴和国外不同,中式宴会中酒是主场,把酒才能言欢。
        所以当酒过三巡后,很快的,眼睛里藏着欲望和贪婪的人们端起酒杯走向各自的目标,或为名,或为利,或者只是单纯的为了欲望……
       毛不易看着他的珍宝被一圈圈的围了起来,西装革履的先生或者珠光宝气的女士,每个人脸上都挂着笑,每个人眼睛里都藏着刀。他们举起酒杯示意有些无措得薛之谦,像是一群正在捕食猎物的群狼,虎视眈眈眼前的美食,贪婪且血腥的欲望。
         毛不易默不作声的看着,笑容一点点的消失,他礼貌的结束了和经纪人的谈话,和廖俊涛钟易轩打了声招呼。然后重新挂起温和的笑面,走到薛之谦的附近静静观望。他压下心中弥漫的黑色欲望,努力的平复内心深处将要破笼而出的野兽。
         这个时候围着薛之谦的人已经很少了,野兽通过角逐正在确定了猎物的最终归属。
        毛不易站在不远处看着,很耐心的等待着角逐的结束。
        他不会心急,因为过于清楚自己的弱小。
        最后的剩下的两个人交谈了几句,之后一人离开,留下的那个人带着志得意满的傲气,把手搭在薛之谦的肩膀上,又暧昧的一路下滑到腰侧,不轻不重的捏了一下。毛不易看见薛之谦挣扎了一下,然后笑的有点有点尴尬的想脱离对方的手,却被对方按住了凑过去耳语了几句。
       他不知道薛之谦听见了什么,只是看见他的小薛老师本来就有些苍白的脸一下子变得惨白,有些颤抖的拂开了对方的手 之后就没有了动作。
         毛不易放在身侧的手握紧又松开,他严重的冰冷和沉重一点点加深,他的珍宝啊,要被夺走了呢。

毛毛的无问真好听
老薛的新专辑超有感觉

评论(17)

热度(68)